-顾留馨我患足疾与太极拳震脚发劲无关


顾留馨我患足疾与太极拳震脚发劲无关

震脚与吐气发声的拳种很多,如心意拳(十大形)、形意拳(十二形)、南拳以及少林拳等。陈式太极拳的震脚、发劲动作,都结合腹式逆呼吸,因此当震脚、发劲时吐气发声,是为了增强体质和提高技击作用。但有些人习见柔缓匀速的太极拳,认为陈式太极拳不是太极拳,是少林拳、硬拳,有的甚至说震脚和吐气发声有损健康。这种论断是一种偏见。陈式太极拳家享高寿者历来不少。

震脚只要松劲下沉,由轻而逐渐加重,并无流弊。腹式逆呼吸法在震脚和发劲时吐气发声对强健内脏有益,是内功拳种心意、形意、八卦、太极、南拳等的一致练法。任何运动练之不得其法,都容易受伤。医疗保健性的太极拳,可以不发劲、不震脚、不结合腹式逆呼吸法,这是化武术而为疗病保健服务。而要练习武术化、技击性强的太极拳,发劲、震足、腹式逆呼吸是必要条件。从我的习武经历来说,震脚、吐气发声的拳练了数十年,从来没有因此发生过足痛之病。

这之中还有段经历。1977年夏起,我忽患足疾,先从足趾红肿起,以至足掌不能踏地,后又转移至膝节,一足稍痊,又转移至另一足,愈发愈严重,发病期也愈来愈缩短。1979年4月14日全国省市武术赛在上海举行,我任总裁判长,但两足忽又不能踏地,由别人背着我上汽车。此病时发时愈,有人议论是震脚引起的,我自己也将信将疑。1980年1月经上海华山医院确诊为\”痛风症\”,是多食肥肉、尿素过高所引起。治以特效药\”别嘌呤\”,从此未发此病。1981年起,我又练炮捶,照旧震脚、发劲、吐气发声,虽然年已七十三岁,但身体越觉健壮。可见患足疾与震脚、发劲等无关。

顾留馨(1908—1990),蜚声中外的太极拳专家,新中国著名武术家,对杨式太极拳、陈式太极拳及推手都有很深造诣。曾师从陈微明、武汇川、吴鉴泉、陈发科等,还向唐豪学过日本劈刺术,博采众长,尤精太极拳。

他是新中国出国教拳第一人,多次代表国家赴国外授技,是胡志明的太极拳老师。其与沈家桢合著的《陈式太极拳》,是至今长销不衰的关于陈式太极拳的经典著作。

“立身中正”是太极拳要贯穿始终的要领吗

长期以来,“立身中正”都是被当作太极拳的基本要领而出现在各种现代太极拳著作和教学要求中.最近出版的一本由余功保编写的《中国太极拳辞典》中说,立身中正是“太极拳练习基本要领”,并说,立身中正的具体要求是“练拳过程中始终保持身体正直,中正,不能前倾后仰,左右歪斜,要保证尾闾和脊椎成一直线,处于端正状态”。
“立身中正”是太极拳的基本要领吗?是练拳过程中要“始终保持”的吗?
翻开1925年中华书局出版的《太极拳术》(陈微明著),其中有“杨澄甫口述”、“陈微明笔述”的《太极拳十要》,依次为:
虚灵顶劲;
含胸拔背;
松腰;
分虚实;
沉肩坠肘;
用意不用力;
上下相随;
内外相合;
相连不断;
动中求静。
显然,在《太极拳术十要》中不包含“立身中正”。
我们知道,太极拳是内家拳。那么其它内家拳中是不是讲“立身中正”呢?
翻开《形意拳十四要则》,其中清楚地写道:

一、胸宽腹实;
二、虚灵顶劲;
三、含胸拔背;
四、 沉肩坠肘;
五、急起急落;
六、虚精实灵;
七、上下相随;
八、阴阳结合;
九、内外如一;
十、相连不断;
十一、动中求静、静能治动;
十二、用意不用力,意能使力;
十三、尚守不尚攻,守能御攻;
十四、尚柔不尚刚,柔能克刚。
显然,在《形意拳十四要则》中也不包含“立身中正”。
我们再往前追溯。翻开李亦畲手书、郝和珍藏的《太极拳论》原文影印件,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太极拳论》的第三篇《身法》中只写有“涵胸、拔背、裹裆、护肫、提顶、吊裆、腾挪、闪战”,还是没有“立身中正”。可见,在传统太极拳或形意拳中都不仅不把“立身中正”作为身法,而且还不当作练习要领来看的,更没有要在练拳过程中“始终保持”的说法。
这么说,是不是就不要“立身中正”呢?当然也不是。因为在《太极拳之练习谈》中有这样的记载:
“1、摹练时头部不可偏侧或俯仰,所谓要顶头悬~”
2、身躯宜中正而不倚,脊梁与尾闾宜垂直而不偏;但遇开合变化时,有含胸拔背、沉肩转腰之活动,初学时节须注意,否则日久难改,必流于板滞,功夫虽深,难以得益致用矣。”
——这段文字如此清楚明确,既讲了“身躯宜中正而不倚”,又指出“但遇开合变化时,有含胸拔背、沉肩转腰之活动”。这难道不就是告诉我们,在运动过程中或在开合变化时,身躯是不宜中正的吗?并且,杨澄甫大师还告诫我们,如果不注意这一点,将会“日久难改”、“流于板滞”;虽然看上去功夫很深,但“难以致用矣”。
凡是稍加思考和稍有武术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杨澄甫所谈的“身躯中正”是有条件的,不是“始终”贯穿的。
同时,我们还注意到,在这里杨澄甫只提“身躯中正”,同样不提“立身中正”。这里有什么讲究呢?先让我们看看“立身中正”在太极拳论中的位置吧。
我们知道,武禹襄在“身法”中没有说过要“立身中正”,而在《打手要言》中说了,并且一共说了两次。“第一次是在《打手要言》开头的第三句,叫“立身中正安舒,支撑八面”;另一次是在此文后面谈发劲时说的“立身须中正不偏,能支撑八面”。
我们看李亦畲的《走架打手行工要言》,其中只字未提“立身中正”。
我们再看《拳论》中的其它篇章,同样没有提。
因此把“立身中正”提到“要领”和必须贯彻始终的讲法是没有根据的,又没有实际意义的,是错误的。
这种错误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理解上的错误;二是个别“权威”人士别有用心的误导。
从理解的角度讲,把“立身中正”作为在一定情况下对身体姿势的一种要求,这是正确的。然而把一个“在一定情况下”的要求,延伸为在打拳过程中“始终”要遵守的原则和要求,则是错误的。事实上“立身中正”从来不是走架打手行工的过程始终必须遵守的原则和要求,而是特指在走架打手行工的过程的某一种行动之前要注意的姿势。
立身中正的立,原义是住的意思(见《说文解字》),住,就是停留、停止、静止的意思。立也是站。站和立,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同义的。如:“立住”就是“站住”。习惯上也有“双足为站,单足为立”的讲法。如“更鸡独立”,是一只脚直立,不是指“鸡”的两只脚都站着。但无论是立是站,还是住,都是指静止、停止的状态。
立身,是指走架打手或行工之前要调整好姿势;
中正,就是要站稳,控制好重心;
安者,静也。是指要平静,镇定,稳定。亦即内家拳所谓“内固精神,外示安逸”者也;
舒,则从容不迫之谓也。
走架打手行工三者,虽然互有联系,但有区别,其练习之侧重点也不同。走架即打拳,俗称盘架子。其习练以技法为主,属武练。是个人单独操练的主要方式之一。在操练中,当快则快,该慢则慢;可以快慢相间,全凭技法之需要。其中,间或有发劲动作。打手是指推手,是两个人配合进行的练习进身用招的训练方法。假如是您一个人,那么无论练得多么起劲,恐怕也不会被人认为是在练打手。李亦畲说,“平日走架,是知己功夫”,“打手是知人功夫”,点明了走架和打手二者之间的不同之所在。那么,行工是什么呢?与以上二者如何结合呢?行工就是练功。太极拳快打为拳,慢打为功。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太极拳是拳也是功,是一种动功。工,在这里就是功。行工属文练,即慢拳。它讲究意念、呼吸、动作、速度相互配合;它以动作为导引,以锻炼内气、增强内劲为目的。久练之,可以增强血液循环,促进新陈代谢,有利于阴阳平衡。行工和走架在现代太极拳练习时常常难以区别,主要是看速度和发劲与否。
专练行工可以健身,故《十三势行工歌诀》中有“详推用意终何在?益寿延年不老春”之说。而不是笼统地说练太极拳仅仅是健身,或只能健身。我在《传统太极拳的文练和武练》中讲了这两种练法的异同及内在的联系,指出“有功无技难成艺,有技无功浑身空”,文练和武练不可偏废,也不能截然分开。李亦畲在《走架行工打手要言》中说,“一动势先问自己周身合上数项不合,少有不合,即速改换,走架所以要慢不要快”。这是典范的功技合一练法:该快则快,该慢则慢;慢中有快,快中有慢。表现了太极拳“走架即行工,行工即走架”的特点。也就是内家拳所谓“打拳即练功,练功即打拳”的功技合一的特点。而不能以为辛亥革命后的那种一味文练就是太极拳,因为太极拳除了文练还有武练。
用《十三势行工歌诀》解释《打手要言》,即武禹襄在打手中融进了行工的要领。《十三势行工要言》中只有“尾闾正中神贯顶”的要领,没有“立身中正”的说法。《打手要言》中第一次提及“立身中正”是指什么呢?它是指打手之前要站好姿势,从容不迫,所以强调的是“中正安舒”;第二次提“立身”是在发劲之前,所以用“须”字强调中正“不偏”。可以明确地看出“立身中正”是有针对性的。那种把“立身中正”理解成“练拳过程中始终保持身体正直、中正,不能前俯后仰,左右歪斜”的说法不仅是认识上不符合其本义,也不符合打拳过程中的实际情况。
让我们先看看杨式太极拳宗师杨澄甫的拳照。只要稍微认真一点就不难看出,无论是他早期的武练拳架还是后来的文练拳架,在做揽雀尾的棚势、挤势,海底针的采势,以及指裆捶、下势等动作时,上身都是前倾(前俯)的。有人以为只有吴式太极拳宗师吴鉴泉打拳有身姿前倾(前俯)的动作,这是片面地理解“立身中正”的结果,也是不懂武术(包括太极拳)身法和少见多怪的结果。
为什么在打拳时有时会身体前倾(前俯)呢?这是由于技法的需要。因为任何拳势都是为技击服务的,都是技法。技法中需要前俯就应该前俯,需要后仰就应该后仰。刘晚苍先生在《太极拳架和推手》中解释“披身踢脚”一势时说:“身体向后倾斜作斜披姿势,起脚前踢,称为披身踢脚。”他在书中所附的此势拳照后仰得几乎与地面平行。
试想,怎么可能一套太极拳打下来始终直着身子?怎么会没有俯仰伸屈?可以说那种没有阴阳开合、没有避让、没有俯仰伸屈的练法是错误的,就是杨澄甫批评的“流于板滞”。杨振铎先生曾批评林秋萍练太极拳多年而在做搂膝拗步等动作时上身太正太直。这个批评是完全正确的。可以看作不仅是针对个别人的批评,并且是对整个太极拳界对“立身中正”的误解的批评。
谈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到顾留馨先生在立身中正问题上存在的错误。说实话,顾留馨先生是值得我们尊重的一位有着突出贡献的太极拳家。多年来我一直不愿写“立身中正”的误解问题,与我对其本人的尊重有关。但是,如果我们再不澄清事实,还“立身中正”的本来面目。我们将不是对个别人的态度问题,而是对太极拳本身不负责任了。顾留馨先生在《太极拳术》一书的59页“身法中正”中写道:
“太极拳的身法,主要为立身须中正安舒,支撑八面(按:此处行文有误,原文应为“立身中正安舒,支撑八面”,或“发劲须上下相随,乃一往无敌;立身须中正不偏,能八面支撑”。),处处不使身体各部散漫失中,要表现出中正、大方、严正、舒展、和顺的形象。前进、后退、左旋、右转时,四肢动作不论如何转换,自头顶、躯干至会阴,始终须形成一条垂直线(“上下一条线”)。凡是身向前俯、后仰、左歪、右斜,失去重心平衡的,都是不符合要求的,都是身法上的缺点”。在这里,顾留馨先生已提出了“自头顶、躯干至会阴,始终须形成一条垂直线。”,并称之为“上下一条线”。
然而他又说:“但是练拳不能不有伸缩,身法有时也有歪斜,有时弯腰幅度极大,只要仍然保持虚领顶劲的原则,这就是所谓“中正之偏”。
我们已经无法想象顾留馨先生在写这几段自相矛盾的话时确切的内心感受。不过可以肯定,作为一位武术家、著名的太级家,他是完全知道并懂得自头顶,躯干至会阴,始终须形成一条“垂直线“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实际的,于是又提出了“中正之偏”的新论,以图弥补前说。然而,人们似乎只“青睐”前一段话,而无视他后面的补正。
其实,早在1959年7月,由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国家体委审定的《武术规则》中,就肯定了在行拳的过程中身体在一定情况下应该前俯。当然得有个“度”。例如,其中126页对“栽捶”的规定是“身体前倾不得超过30度”;128页对“海底针”规定“上身前俯不得超过45度”。这些规定无疑是正确的,合乎理法的。怎么能说“立身中正”是要练拳过程中始终保持身体正直、中正,不能“前俯后仰”呢?现在的《武术规则》是否改为不准前俯后仰了,我不清楚。如果改成不准前俯,肯定是错误的。说明修订者不懂太极拳身法。照此要求,那么倘若杨澄甫转世真要重新学习太极拳了,否则参赛怕是拿不到及格分的。也难怪有人看可了董英杰先生半个世纪前的录象,竟说他没有“立身中正”,真叫人不知说什么好。
对于立身中正的误解所引发的争议,最多的莫过于对吴式太极拳宗师吴鉴泉先生在做搂膝拗步时上身前倾的问题。有人认为“在太极拳理论和实践上,斜中与立身中正相违”。这是因为不懂太极拳的身法原则和内家拳身法要领造成的误解,是把“立身中正”当成是太极拳要领造成的错误认识。有人甚至拿出宗师学生的拳照作比较,以为宗师错了,学生是对的。这是十分典型的因误解立身中正内涵和不懂内家拳身法和步型造成的结果。其实,上身正直与前俯后仰或侧倚束展等都是太极拳的身法,即太极拳《身法》中腾挪闪战的具体内容。这些内容都是根据走架、打手、散手技击之需要而拟定的技法。吴鉴泉宗师在做搂膝拗步时的步型,是内家拳中固有的一种弓箭步,叫牮柱式弓箭步。这种弓箭步对身形就是要求自头至后足如一直杆,上身前倾;步型上双足尖均向前,成川字步;前腿弓后腿直,前弓之膝与足尖上下垂直。曾有人担心此步型会损伤膝盖。那时因为担心者按杨式大弓步之步幅来揣摩的结果,带有浓厚的主观臆断性。他们不了解传统太极拳中拳架大小是和步幅大小密切关联的。大架的弓箭步两足之间约距离三足长,故后足尖必须外展,不能朝前;而中架和小架只有二足和一足左右的距离,只相当于向前迈出一步,跟正常走路的步幅大体一样,是不会伤膝的。请想一想,你正常走路会伤膝吗,正常的一步迈出去,后足尖要外展吗?内家拳多为小步幅,是“打人如走路”的内涵之一。如果连这些内家拳的基本常识都不清楚,还奢谈什么太极拳是内家拳呢?须知,内家拳都是小步幅,这是由于小步幅便于重心转移,进身速度快,有利于发挥近身短打这个内家拳的技法特点而决定的。“步大劲塌”。弓箭步太大,重心移动慢,在实践中要吃亏。正是吴鉴泉宗师采用牮柱式弓箭步和俯仰、侧正、斜直、束长(缩展)等灵活多姿的身法,才进一步丰富了太极拳的技法,加快了朝内家拳迈进的步伐,推动了太极拳的发展。
至于吴鉴泉宗师早年那位学生的拳照上身较直(正),是因为他当时是为了健身才求学太极拳,主修行工,对其它内容知之不多,而且也仅仅是“搂膝拗步”、“海底针”等拳式的定势上身较直而已,在其做“ 野马分鬃”、“斜飞式”等拳式时,上身也是倾斜的,怎么可能在一套拳中“始终”保持上身正直中正垂直呢,有必要吗?
把立身中正当成身法,并以为贯穿于走架打手行工之始终的观点,除了没有根据,不符合理法实际,也是不准确的。这一方面是误解了立身中正的本义,另一方面是误解可太极拳中身法的确实内涵。因此首先要明确什么是身法,其次要明确方法和要领的关系。
什么是身法?在武术中,身法主要指打拳时身体在各种运动样式(即技击)中的方式方法及其要领;通常特指方式方法。
讲身法,先要明确身体的概念及其在武术中是指什么。因为身体这个概念主要有两种解释:一是包括头颅、躯干、四肢在内的整体。《现代汉语词典》上称之为“一个人或动物的生理组织的整体”;二是指人体躯干部分。《现代汉语词典》上说“有时专指躯干和四肢”。但在武术训练中主要指人体躯干部分,并不连带“四肢”。在医学上通常也不连带“四肢”。比如说“我身上不舒服”,一般不是指四肢上有什么不舒服。武术上的四击八法十二型,统称“二十四要”。其中的“八法”指“手眼身法步,精神气力功”。可以看出,这里的“身法”是不带四肢和头颅部分的。有的武术著作将“身法”分为身和法。这是把身法分为方法和法则两部分来讲的。其实,身法中已经包含方法和法则这两个层面的东西。在武术中身法属于技法,故重点在讲方法,而将法则放在“要领”中另外讲述,如形意拳除了十四要则,另有“身法”。
应该明白:法则(要领)是贯穿始终的规则性原则性的要求;方法是针对具体情况而采取的间或性的手段,它不贯穿始终。
“太极拳十要”和“形意拳十四要则”中都有“涵胸拔背”、“沉肩坠肘”等要求。这些要求是从整体上讲的,要贯穿始终的法则要领,而不是方法。
《太极拳论》中的“身法”,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身法,或者说它不是习惯意义上的身法。因为它含有方法和要领两个层面上的内容,不利于解释。其中“涵胸、拔背,裹裆、护肫、提顶、吊裆”六项为法则、要领,是所有内家拳在行拳过程中“始终”要遵循的;“腾挪、闪战”则是方法,是针对具体情况采取的具体手段。你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在一套拳中始终腾挪闪战,因此方法有间或性(暂时性)。
当然,在武术(包括太极拳等内家拳)中,身体任何部分的运动往往都不是完全孤立的。将手眼身步分开来讲解,是为了教学讲述上突出某一部位的需要。因此,我们讲“身法”只是相对独立。而在技击中身法的任何运动变化,无不由头颅和四肢一齐配合行动。例如,进身动作,往往由步法和头部的配合。故在拳谱中分述“手眼身法步”时,又强调“一动无有不动”,“一枝动百枝摇”,强调手足齐到。
身法问题是一个大话题,鉴于本文主旨不多赘述。
总而言之,“立身中正”从来就不是太极拳的基本要领,也不是练拳过程中始终要保持的姿势,它主要是练拳或发劲之前的一种要求而已。
任何一门武术的要领都是为武术的作用、目的服务的。武术要领的确定(制订)都是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和成功、浸泡了无数前人的血汗和智慧,甚至是用生命作为代价的经验的总结;绝不是毫无实战经验的人坐在书斋里摇着笔杆凭空想出来的。“立身中正”可以作为练内功时的某种要求,但却无助于太极拳的身法和其它技法。就像练书法之前也要“正其手脚”一样,“正其手脚”并不是书法本身的技法和要领。错误地将“立身中正”当作贯穿太极拳练习始终的要领,盲目地扩大它的运用范围,甚至将其作为太极拳的“主要”身法等等做法,极大地阻碍和影响了太极拳的正常发展。致使原本极为灵活圆转的“腾挪闪战”,变成了僵化和“板滞”的身体蠕动,像一块木板,直来直去,成了挨打的活靶子。
必须看到,对太极拳理法的误解,远不止一个“立身中正”。诸如,太极拳身法中明明写的是“裹裆”,偏有名家说动势时“裆须开”、“胯根须松开撑圆”等等。难怪一些运动员行工走架时跟患有严重小肠气似的,揸着腿,怎么看都让人觉着别扭;若要实战,能行吗?
所有这些,都应该引起太极拳界认真思考。对每一个问题都想一想,在实战中试一试,问一个“为什么”,“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不应该盲从。只有这样才是继承和弘扬传统太极拳的正确途径。否则,太极拳真的要没落了!

太极拳有哪些经典书籍?

1、太极拳学堂

一本很好的入门的书,从要点,到定式,到定式的串联,一目了然。

2、杨式太极真功

这本书里面提到的八段锦,以及其它辅助功法,打破了多数人认为的练套路就能出功夫的幻想,原来太极既要练拳也要练功。另外,其中提到的二回劲的说法,其它地方很少见,有点到的,也是一带而过。

3、太极拳术

从理论到实践,要领讲得非常到位,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拳路中劲点的转换是本书另一特色。

其他:

陈鑫:《陈氏太极拳图说》,大约20世纪30年代出版。
杨澄浦:《太极拳体用全书》,大约20世纪30年代出版。
沈家桢、顾留馨:《陈式太极拳》,1964年。这本书虽然没有六七十的历史,但书中收录了大量先人的精彩拳论。


More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